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02:36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: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,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。当然,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,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。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,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——毕竟中国不是一个“公共厕所”,也不是一个“殖民地”,让美国航司想走就走想来就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期间美国航空壮观的停飞机队(图/美联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4月时美国三大航司就表达出了想要恢复航线的欲望,然而四月时美国那失控的疫情使得复航成为了天方夜谭。而到了5月美国准备全面“复产复工”之际,三大航司的复航意愿越发强烈了。虽然就算恢复航线也飞不了多少航班,飞往中国机票的价格再贵那也是运量有限不见得有多少营收,但总比飞机趴窝、员工无所事事要好。而且若能复飞中美航线,对于美国航司来说可是一个资本市场上的重大利好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称“弗洛伊德之死”为“重大悲剧”。随着视频画面的转变,特朗普的旁白也在跟着变化。当画面出现抢劫及暴力镜头时,总统的旁白内容则变为谴责暴力行为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道称,特朗普团队发布的这段近4分钟的视频是为了悼念乔治·弗洛伊德。视频画面由连日来的抗议活动等镜头拼凑而成,旁白则是特朗普近日的演讲内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后,福克斯主播劳拉·罗根宣称:“我一直能接触到多种信息源,包括反恐和执法部门面临的威胁。他们所指的嫌疑人明显就是中国,当然还有伊朗,还有一些来自俄罗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随后美国政府宣布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员入境,就使得原本还算“市场化”的停飞,蒙上了一层浓厚的政治色彩。当时美国政府并没有宣布停掉中国航司的中美航线,让中国航司得以以巨大的代价执飞航班,维持必要的国际交流。而随着美国疫情的愈演愈烈,中美之间的防疫形势也随之逆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《国会山报》报道截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三大航司主要分布在民主党地区(图自民航资源网)(观察者网讯)在美国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中,“反法西斯运动(ANTIFA)”成为美国政府新“靶子”:前脚刚被特朗普列为恐怖组织,后脚又被司法部部长巴尔认定与“外国势力”勾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博社关于美国威胁停飞中国航司的报道。比较意外的是,彭博社“贯彻”一中原则,配图使用的是台湾地区中华航空(China Airlines)的飞机